就爱去干在线观看_操你_我要操_就要操_哥哥干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www.lyalis.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二十七章 财色双收

时间:2018-07-12 下午比赛继续进行,这次的评选和上午不太一样,先由大赛评判团提名几位候选人,而后由随机抽出的三十位大众评委进行现场投票,将手中的美丽花环放到美丽的选手项上。当然,有多少人欢喜,就有多少人伤心难过。但是,正如这次比赛主持人说的:「不要紧,至少你走过了,至少你留下了足迹」。
  是啊,美女扭着小屁股踩着高跟鞋留下的一地俏丽的足迹啊!
  这么些漂亮的女人们参与着这么一项紧张而又充满挑战的比赛,可想而知,她们收穫的不仅仅是桂冠,而是可能终身都会有所受益的竞争体验。而到具体选手个人,这场体验之旅中,则是如鸭戏水,冷暖自知。
  「生命原液,生命源泉,幸福源泉」,在这样口号下面,台上一共站出了八名评委选出的候选人。评判席上坐着广告公司的老总和什么设计总监,潘莉和我虽然还坚持着,但赵志和雯丽都有事离开了,不过台下的人比上午还多,人头攒动啊!其中唱主角的肯定是我了。
  其中两人特别打眼,一个是本来就隶属于飞龙厂的大厂花辜月琴,她今天穿着黑色的高开杈旗袍,黑色带襻尖包头细高跟凉鞋,而美貌女主持汪璐瑶也打扮得花枝招展,身着红色的高开杈旗袍,大红高跟鞋儿,两个靓女一个风骚妩媚,一个丰满妖娆,真是艳冠群芳、各擅胜场啊!从比赛刚一开始,我的眼睛就一直瞄着璐瑶和月琴这两个明显姿色出众的大美女,目光中流露出的贪婪溢于言表。
  月琴这个飞龙厂的美腿皇后跟我很有些日子了,我一直沉迷于干美艳逼人的她,又骚又劲其实真在床上也是很让人消魂的。不时还会和自己抬竹槓,真的挺有小夫妻的情调来。
  但今天两美并立仔细赏来,璐瑶这个城市女人气质上还是比厂花级的月琴略高一筹,在旁边当评委的潘莉也是这么看的,她在我耳边咯咯笑道低声说:「对于生命原液这种培育男人原始力量的品牌药品来说,台上月琴虽然也可以挑逗起男人的那种味道,但只有璐瑶能把这个形像大使演绎完美了。」「是啊!」我也表示赞同。
  璐瑶丰满的臀部让人真想掐上一把,这个对于什么男人都入得了眼的尤物,才是男人的恩物呢。看着她那妖艳面庞,水蛇细腰和旗袍下那偶尔随风闪现的白嫩嫩大腿,我乾嚥了口口水,想到这个浪婆娘一身雪白嫩肉,甚至连我胯下的小兄弟都直挺挺地硬了起来。
  璐瑶今年才29岁,她以前曾当过舞蹈演员、模特儿和女主持,当然都是业余的,以她的舞蹈天分来说,和常人比起来当然还是不错的,但只能担任君红的伴舞。不过,这个丰满妖娆的女人偶然间结识了我以后,毅然离婚后投入我的怀抱,现在俨然有财有势,成了人人羡慕的阔太太。虽然跳舞上比君红差了许多,但璐瑶口齿伶俐、聪明过人,再加上相貌动人,所以她在社交场合显得十分得心应手,和潘莉一起成了我生意上不可缺少的左膀右臂。
  今天,汪璐瑶穿了一件红色的丝绸旗袍,薄薄的丝绸紧贴在她肉身上,丰满的身体曲线暴露无遗,旗袍的开衩一直延伸到大腿根,随着汪璐瑶来回走动,下身不免春光四溢。而更惹人注目的是汪璐瑶似乎没有戴乳罩,两粒乳头诱惑性地尖挺着,将上身的旗袍顶出了两个可爱的肉尖,引得台下的男人们大嚥口水。
  今天璐瑶肯定是动了心思想要争宠争胜的,刚才我刚来到典礼后场,璐瑶就快步迎上来,用两只柔软的小手握住我的手臂轻轻摩擦着,丰满的身子凑到我跟前,让我能清晰地感觉到那身体上散发出的热力,一双流光美目传递出赤裸裸的性信号,我立刻被这个性感尤物吸引住了。当我坐下后,汪璐瑶还主动端来一杯茶或为我点上一根烟,我则肆无忌惮地上下扫视着这个女人的丰满肉体,这时璐瑶有意无意地侧过身子让我通过旗袍的开衩观赏到那条娇嫩的大腿和大腿根部若隐若现的黑色内裤。风月老手的我当然知道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暗暗得意今晚有肉吃了。
  看见台上如此妖艳诱人的她,我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让她趴在我的脚下舔我的脚趾头,同时像头母狗一样趴在地上,然后像骑士一样骑到她的身上去,用那根慾火燃烧的大肉棒往死里干她,就是干死她也行,反正不能让别的臭男人再上了她这只大尤物!
  最后的评选没有多大的悬念,汪璐瑶以高票当选为「生命原液」的首席形像大使,而辜月琴以亚军的身份出任形像大使。大赛结束后,广告公司出面邀请龙腾这边的头面人物和本次比赛的四名冠亚军形像大使一起到江陵市的高级酒楼海天大酒楼去吃饭。而我却不想去,找了个借口留下来,同时让汪璐瑶这个新任冠军、性感尤物单独陪着我……。
  下午比赛的空隙,我跑到卫生间,点上一枝烟,正喷云吐雾舒服已极的时候,听到外面进来了两个人,两人一边小便一边品评起参赛选手起来。一个男人坏笑着对另一个人说:「哥,你刚才看见咱们那个妇联主任、老闆的情妇汪璐瑶汪大腿了吗?」他的朋友回答说:「看到了,怎么?」
  那个男人开始发出内心感慨,说道:「我操,那个女人真他妈惹火,她刚一到我就瞄上她了,那身条、那腿、那腰、那小嘴,尤其是那对大奶子,她上台时脚下一动,两个奶子就跟着一弹一弹,我的小弟弟当时就他妈硬了,真想冲上去扒光了她的衣服狠狠干她一炮。」那个男人眉飞色舞、满嘴髒话,喋喋不休地用嘴姦污着汪璐瑶。而另一个则只是微笑着听着他的絮语。
  「那些髮廊里的浪女我现在算是他妈玩腻了~~把钱往她们面前一拍就他妈自己脱裤子,没劲!我现在还真想尝尝良家妇女的鲜儿,尤其是像汪璐瑶这种惹火大淫妇。」一想到璐瑶的那对豪乳,男人语气中流露出贪婪的神色。
  另一个沉默了半晌,说道:「老二,我早就和你说过,玩女人也要讲品味的,咱们的白老大现在真是一年上一个台阶啊,从玩乡下土丫头糟蹋女工到玩时髦洋气的城里女人,甚至还想出搞这个形像大使比赛选了美再玩,玩女人玩到这个程度真是绝了。不过兄弟你省省吧,老闆的女人你要敢玩,不想活了?不想吃鸡的话,还是回家搂着自己的老婆找感觉吧!」
  我最喜欢奸玩别人的梦中情人,上次在通海4S店的月琴和春花就是这样,今天听他们一说,我的鸡巴一下就硬起来了,今天,我一定得好好操这个汪璐瑶,美美地玩了这个性感尤物……。
  从刚一进屋开始,大奶尤物、性感皇后汪璐瑶就把门关好,又拉上了窗帘,使这个宽敞的总经理休息室成了个完全封闭的隐秘空间。我既来之则安之,微笑着盯着璐瑶的表演~~只见她随口和自己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闲话,一双嫩手则玩弄着旗袍的前摆,让大腿渐渐暴露在空气中。从我的角度看过去,两腿的尽头露出了半透明的黑色真丝内裤。神秘地带的黑色三角若隐若现。
  其实玩女人最大的乐趣并不是那几十秒的高潮快感,而是将猎物逐渐纳入自己怀抱的整个过程,就像蜘蛛捕食一样,一点一点地收紧大网,看着猎物在网里无力地挣扎,这才是最有乐趣的事情。我不动声色地一边吸烟,一双眼睛紧盯着汪璐瑶脚上那双极其性感的尖头儿大红带袢细高跟鞋儿包裹的丝袜美脚儿,沉默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你别再兜圈子了,该进入正题了。
  璐瑶微微一笑,说道:「白秋我的大爷,你看我今儿穿的这双高跟鞋儿好看吗?不过说真的,人家还真没见过你这么喜欢和收集女人穿的高跟鞋的了,不知除了高跟鞋外您还收集什么呀?」我笑道:「我还收集旗袍。」汪璐瑶道:「那我身上穿的这件您喜欢吗?」我道:「喜欢,脱下来送我。」璐瑶充满骚情的眸子里闪动着精光,此刻的她真想不顾一切地拥抱眼前这个自己爱着恨着为之发狂的男人。
  璐瑶往昔每一个带有肉慾的动作都在眼前浮现,我打心眼里欣赏这样的女人,不仅敢说敢做,连最原始的肉慾也敢暴露,没有丝毫的羞涩和遮掩。我想,男人最需要的不就是这些么?只有这样的女人才能带着男人达到超越一切而返璞到原始自然的无上境界。
  璐瑶是我亲热过的女人,每当我看到她那丰腴的胸部时,总会产生一种强烈的冲动,特别是当璐瑶风骚得发狂时,我更会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总得让窜动的情慾之火恣意地燃烧自己,直到足够地发洩了,我才能哼着曲子,像刚吃饱的孩子般离开她这具充满温情和浪漫的身子。
  璐瑶一双玉手缓慢地滑过轻柔的丝绸旗袍,轻轻地解开了脖子下的第一枚纽扣,眼角的余光瞥着我,一张俏脸儘是蕩意。鬆开的纽扣暴露出雪白的肌肤,引得我呼吸急促起来。接着是第二枚,当她正要解第三枚时,我一声暴喝,右手猛地扯住汪璐瑶身上的旗袍,一下子就将其与里面的肉体剥离了开来。汪璐瑶果然没戴乳罩,一对丰满的乳房像兔子一样跳了出来,尺寸丰满、形状娇挺,尤其是一对粉红色的乳头,更是让人食指大动。
  璐瑶用一种热烈期盼的眼神瞧着我,想用各种温柔的挑逗激起我的情慾,她把雪白的大腿裸在外面,涂满红色指甲油的脚趾动了动,两只手不停地抚摸自己圆实坚韧的大腿,把自己的美丽丰硕的胴体全部暴露在我面前。
  毕竟是我和自己睡过觉亲热过的女人,肌体的接触和情慾的交流已使我浪蕩的心猛然甦醒。我忍不住放开手脚,大胆而温存地抚摸着璐瑶,一遍又一遍,直把女人的一对肥奶摸得更加翘挺为止。
  璐瑶是个很需要男人的女人,见我真情流露:「毕竟还是有些爱我啊。」她这样告诫自己。随着冲动的来临,整个人从里到外又变得温驯和骚情难耐。
  我轻轻拥着她,嘻皮笑脸地哄着她说:「璐瑶,我知道,世界上只有你能真正把一切都献给我。」璐瑶的身子挣扎一下,没能挣脱,一对大奶一阵晃动。我看得有些发癡,心底下好像忽儿有了强烈的刺激和冲动。低下头,狠狠地吻了下女人那带有红晕的奶头。璐瑶没有挣扎,也没反应。毕竟她离不开我。
  我心里暗笑,璐瑶这女人需要的是情慾,如果我能满足她,她一切就会听我的。我真正摸透了面前这具温柔的赤身裸体心中需要的是什么。抱起女人,把女人放在床上,自己就坐在床沿。我俯下身子,去吻女人热的嘴唇。吻了很久,女人开始有了迎合,身子一阵一阵的僵硬起来。我没停下,顺势抚着女人直挺的胸部,手慢慢地滑向小腹,到了女人最敏感的部位。我的手又轻又温柔,带着潮湿的摩擦中,女人突然身子一挺,伴着一声娇哼,两条雪白的大腿自然地弯曲了。
  璐瑶突然伸出双手,使劲地抱住我伸向自己下身的胳膊,身子一阵急剧地扭动,猛烈地吐着粗气。我死死地盯着女人红润的脸,欣赏着女人被自己撩拨得慾火焚身的发狂的样子,就像是在欣赏着一帧艺术佳作一样。我觉得,女人扭动的身子,特别是那颤动的乳房,本来就是上帝造出的艺术精品呢。
  我做势想抽出手来,发烧的女人却紧紧地抱着,嘴里娇哼:「别……别……」其实,我根本不愿在这种时候停止自己的撩拨,我不愿女人达不到激情的顶峰而带着渴望变得颓废,相反,我渴望撩起女人更强烈的性慾。
  这招果然凑效,璐瑶果真变得激情窜身,她竖起膝盖,让身子向上有节奏的迎合,两只手也在使劲,彷彿如迪士科舞一般合着节拍。接着而来的,是一阵暴风雨般地颤动和肌肉的扭曲,伴着一个骚味十足的娇吼:「我……我要快活死了!」
  我的大手在汪璐瑶身上来回游走,粗暴地揉搓着每一寸丰满性感的女体。在如此强烈的抚摩下,汪璐瑶很快就娇喘连连,浑身酥软,面色转为潮红,一对乳房肿胀起来。下身的黑色内裤已经被淫水打湿,紧贴在肌肤上,透过已经完全透明的内裤能清晰地见到那小穴已经準备好接纳肉棒了。真是个骚货淫妇,才摸了她几下就浪成这样。
  我收起欣赏的目光,鼓胀的肌体好像要炸裂一般,终于迫不及待地解脱衣裤,发狂地扑向床上那雪白火热的娇躯,一把将她拉到怀中,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瞪着她,一字一句地说:「汪璐瑶,我、要、操、你!」
  我用右手猛力蹂躏汪璐瑶的娇挺丰乳,左手则飞快地解开腰带,只听兹拉一声,我那骇人巨棒竟冲破内裤,弹到她的面前,饶是老情人的她这时也不由得又惊又喜,只见我的家伙又粗又长,油光水滑,如同一条粗壮的肉矛虎视眈眈地对準璐瑶。
  她万没料到中午才被「云凤女装」两个气质动人、漂亮多情的形像大使温柔地倾心服侍过的我的宝茎,现在居然还是这样虎虎生风、气势逼人,不知今晚势单力孤的自己能否对付得下来。但她也知道此役关係到自己今后的地位,争宠好胜的她一咬牙,挺身而上。
  我老实不客气地抓住汪璐瑶的两条美腿一分,腰部一挺,只听撕心裂肺的一声尖叫,巨棒已深深地没入汪璐瑶的洞穴中,几乎要把她的身体刺穿。由于尺寸太粗,我的肉棒将她的小穴挤得毫无缝隙,汪璐瑶只觉得下身钻心的疼痛,但疼痛中还夹杂着一丝快感。一场肉体大战就此在床上展开。
  我是风月老手,汪璐瑶也有一招绝技~~由于练过舞蹈,使她的身体柔韧性远胜常人,靠在我身上如同一条丰满的蛇一般,曲尽其妙。两人的轮番大战自然激烈异常,室内顿时春色无边,淫乐的我们两人充分发挥所「长」,让这场肉搏战一直进行了三个多小时。汪璐瑶虽然使出混身解数,依然败在我棒下,我射精时汪璐瑶已经泻了四次。
  此时,心满意足的我半躺半坐在床头上,看着趴在身边已经半虚脱、从小嘴、大奶到骚逼都散发出浓烈精液味道、穿着肉色长筒丝袜和大红色性感高跟鞋儿、仍在不停喘息的汪璐瑶说道:「好了,你这个冠军尤物我也玩了,今天老子太累了,要好好休息一下,你也自己去睡吧。」
  「白秋,你让我像着了魔一样呢。」干完那事,璐瑶这个大淫妇的声音已变得软绵绵的好听。我说:「我也许真是魔鬼呢。要不,你怎能着魔呢?」
  璐瑶哀求我道:「白秋,今晚我想陪你睡,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却摇摇头说:「别这样,改天我让你陪我好啦,今天实在太累。」璐瑶红润的脸上有了笑意说:「那好吧,今天我饶了你。」
  赶走了璐瑶这只「母老虎」,我叫进了仙娇,吃饱喝足的我此时深刻体会到:「骚妾不如俏婢」,才吃了盘肥肉解馋,再来碟青菜爽口啊!仙娇的美在于「灵」,乌黑的大眼睛如同泉水一般清澈,她一笑起来脸上就出现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仙娇这个俏货被我在床上剥光成一丝不挂,只有头上戴着朵白色绢花,脚上穿着崭新雪白的蕾丝短袜和像牙白尖包头带襻细高跟鞋儿,这双高跟鞋儿是侍寝专用的,清纯中透露出性感。人是我心爱的,高跟鞋儿亦是我心爱的。
  亲嘴咂舌摸奶揉臀赏蹄,我搂着这浑身散发着青春气息的丝袜高跟儿小俏货尽情玩弄着,仙娇饶是春情萌动也只能如温驯小猫雌伏在我的身边,任我轻薄调戏慢慢进入梦乡。而明早晨勃的时候,这俊丫头的樱桃小嘴、粉红嫩逼又将是我养神提气的绝好妙品啊。还有那个紧绷绷撩人到极点的小屁眼儿,插进去的瞬间,小俏妞痛极,我快及,那才真是痛快极了呢!
  赏玩着怀中的小俏妞,温柔娇甜、奶粉臀翘、高跟儿也撩人;嘴也销魂、逼也销魂、屁眼儿更销魂。
  这真是,争奇斗艳,妖妃盈怀,一天两战,赛过神仙!
  第二天,娟儿带着四个新当选的形像代表穿过办公大厅来见龙腾董事会的成员,这个时候,君红就感觉像是歌厅里的妈咪带着「公主」去见客人一样,四人一组打扮得争奇斗艳供男人挑选而已。什么狗屁形像大使,个高、长髮、漂亮就好,君红刚好符合条件。
  当她们四个绝色尤物穿着性感的长裙蹬着高跟鞋穿过办公大楼的时候,正赶上刚才中干会结束,大家散会出来,看见这厂子里从没见过的四大花瓶排成一列缓缓走来,有些男人压抑不住自己的冲动,耳边的口哨声不停的响起。妈的,想要钱,想走这条路你就别要这张脸,君红一边骂自己,一边装作若无其事,慢慢就习惯了……。
  看着四女鱼贯而入,赵志的目光都有些看呆了,饶是久经沙场的他,一晃眼看见这么些个绝色艳女也觉得有些心旌摇曳的感觉。
  我这次真算大方的了,平日里连身边的僕妇婢女之流的都限制了人身自由的,没有我这个当主人的许可认同,她们根本迈不出家庭院一步,而这些绝色大美女宠物更是饲养在家中,绝不会轻易拿出来献宝的,如今为了这形像大使我也算忍痛割爱了。
  不过,想像着一众男人色迷迷的目光,我内心还是暗中有些得意,想看就让你们看个够,明里让你们看,暗里任老子干。这四大花瓶就像皇后妃子等待我这个皇上钦点临幸一样默默低头肃立在面前,再搭配上俏丫头的公主,操皇后干公主,还不是任我爽啊!
  我从无数的女人身上得出了一个经验:肏干美女而获得的舒爽,要在情慾合而为一的前提下才是最爽快的。比如与眼前这四个心爱女人做爱,之所以远远胜过去吃鸡嫖妓,原因是达到高潮、不单纯在于性爱交欢的技巧和肉体感觉。
  精神上全力肏干着胯下只属于自己的这些大花瓶美艳淫娃,那种满足绝对不是操干卖肉的妓女时能够得到的。享受着娇妻艳妾美好的肉体、看着娇妻艳妾全力承欢、并在大肉棒的抽插下得到升天般的极乐……怎他妈一个「爽」字了得?!
  而且整个形像大使比赛由于我採用了自产自销的方式,最后仅仅只花了五万元,净赚了十五万。什么叫财色双收,我想这可能就是了吧!